‘Fōrevêr

我心遗忘的旋律(亲世代原著向,一发完)

故事贩卖姬:

简介:友谊和爱能拯救一切……全他妈扯淡。

声明:我可没钱买他们的版权。




***


西弗勒斯·斯内普悄无声息地站在七年级魔法史教室的门口,没有人注意到他。每个学校都有个这样的怪咖——所谓的边缘人士,他们孤僻,独处,没有朋友,没人在乎;他们本身如同幽灵一般,霍格沃茨的学生们都形成了自己独特的稳固小圈子,而他是个圈外人;他和大家在一座城堡里边生活了六年,却鲜有羁绊;这个吵闹、喧哗的世界对他来说如同在雾中行走,其他人都是影子。

此时他穿着一件不不合尺寸的长袍,这更能衬得他营养不良的小身板更加消瘦,他脸色是蜡黄夹杂着苍白,长长的刘海遮盖住了大部分面孔,却让那如同攻城车一般的大鼻子显得更突兀,他完全没有同年龄男孩的那股活泼样儿,凭他现在的阴沉劲儿,你隐约可以瞥见未来暗黑狂暴的斯莱特林蛇王的模样。

一个红发绿眸的女孩坐在教室正中央,那个女孩很漂亮——漂亮得能让你倒退三步的那种,她被詹姆·波特,莱姆斯·卢平,小矮星彼得簇拥在其中,就像是男孩俱乐部里边最自信的女性成员,

莉莉·伊万斯在看詹姆·波特,而西弗勒斯·斯内普在看她。

一阵突兀的重击击打在西弗勒斯的背上,几乎让他失去了平衡,行凶者的手上移,搂住了他的脖子,看起来他们就像是一对好哥们一样,行凶者高大又帅气,笑容带着纨绔子弟特有的漫不经心。

“鼻涕精~在这儿楞着干嘛?傻了么?”西里斯·布莱克轻佻地对仇人的耳朵吹着气,“还是说忘喝你的TRUE BLOOD了?”

劫道者的两位二世祖头头孜孜不倦的和西弗勒斯玩了多年互掐游戏,西弗勒斯对一切程序已经驾轻就熟了,他猛然甩开西里斯,就像是甩开什么脏东西,他举着魔杖,黑色的眼睛因为愤怒和厌恶而燃烧,好似点着的炉子上的窥孔。

来吧,蠢货,来吧!西弗勒斯用眼神告诉他——我才不怕你,布莱克,你想要干架,那我们就大干一场,但我不会成为先攻击的那个人。

西里斯并没有中黑发斯莱特林的圈套,他没有攻击,这个漂亮的少年恶棍总是把一些并不好笑的玩笑开过火……然后当受害者冲他发火时就摆出一副受伤害、被错怪的样子——就像现在,他摊开双手,哭丧着脸,看起来委屈无限:“嗨嗨嗨?放轻松。干嘛这么严肃啊?”

“你想玩什么花样?布莱克!”西弗勒斯嘲笑道,“还是说你要去找你的老相好们帮你?”

西里斯歪头,他看了劫盗者们和莉莉一眼,他们都还没有注意到教室门口的争端。他的目光移回西弗勒斯身上,“我知道你在干什么,斯内普,你在看她,我都有点同情你了。”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你只敢看——就像一个赏鸟人。”

西弗勒斯发抖,他脑内“等布莱克先攻击我再攻击”和“揍扁布莱克”两派战争又升了一级,从肉搏到魔法大战,作为战场东道主,他不想放任自己脑子里发生一场世纪战争,他举高魔杖,一点,再一点——

一瞬间,一股突然的沁人心脾的寒气将他裹住,西弗勒斯打了个冷颤,醍醐灌顶,他的魔杖脱手而出。

“Snake先生?”刚刚从西弗勒斯身体里边穿过去的幽灵至少还知道停下来打个招呼,用那总瞌睡不醒的语气喃喃道,“我们是在教室里么?”

斯内普张开嘴,表情难得有点愣神,当他明白永远搞不清楚状况的幽灵是在叫他名字时,他赶快闭上嘴,“是的,宾斯教授。”

宾斯教授的颜色由惨白变得有点人样了,“谢谢你,男孩。”他悠悠飘走了。

当西弗勒斯捡起自己的魔杖、想要继续刚才被打断的争执时,西里斯已经在教室中间对他笑容灿烂地招手了。他面容铁青地收回魔杖,走进了教室。


莉莉·伊万斯和詹姆·波特坐在一起——他们最近总是黏在一起,就算你是霍格沃茨最边缘的那种人,你也会听到关于他们的传言。学生们传起八卦来是最有效率的。七年级的女孩们都奇怪她原来不是最讨厌他么,怎么现在搅和在了一起了;七年级的男孩们则比较现实一点,他们只想知道他扒过她内裤没有。

此时莉莉一只手支撑着下巴,另一只手拿着笔,眼睛盯着正在讲课的宾斯教授,卯足了劲无视旁边恼人的熊孩子,正如那熊孩子卯足了劲想引起她的注意一样。

詹姆·波特偷偷凑近他,阴阳怪气地叫道:“Li~~ly~~?伊万斯小姐~波特夫人?……”那妹子不理他,他揉揉下巴,继续努力道,“甜心?宝贝?蜜糖?亲善佳丽?女神?……”莉莉眉头微蹙,詹姆笑了下,“小活泼?红发性感翘臀辣妹……”

莉莉扭过脸,气愤地嘟囔道:“你想干什么?波特?”

“这是魔法史课诶,人家好无聊了诶,跟人家聊天撒~”詹姆·波特不遗余力地卖着萌,“你太认真了,我都能闻到头发的焦味了。”

眼看那绿眼睛的女孩看起来要爆发了,莱姆斯·卢平赶快插嘴道:“嗨,莉莉,最近总是见你一个人啊,你的那些朋友们呢?玛丽也没有来上课。”

莉莉深深地呼吸了一下,让冷空气深入她的肺部带走轻微的焦躁感:“玛丽和拉文克劳的克洛伊偷跑去霍格莫得买变色女巫彩妆套装了,”莉莉瞪了詹姆一眼,“通过你告诉她的密道。”

詹姆想说些什么,莱姆斯在他之前抢先说道:“詹姆觉得你最近心情不好,别怪他,他只是想逗你开心。”詹姆赶快点头。

“你和玛丽吵架了?”詹姆问道。

“不是,”莉莉蹙眉,做了个不可置否的表情,“玛丽……和克洛伊跑去了霍格莫得,她们都是麻瓜出身,我告诉玛丽不要去的,外面那个神秘人就在找她这种人——我们这种人,但她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詹姆安慰道:“她们不会有事的。”

“不,玛丽她根本不知道这个世界在发生什么,”莉莉说,“她这样的女孩……会因为女巫彩妆套装要买大包还是小包装而讨论一节课;她对学校任何八卦琐碎新闻一清二楚;她看魁地奇时对规则毫不关心,只关心球员长得帅不帅,她是我的朋友,我喜欢她,但现在外面的世界都乱套了,她最关心的还是化妆套装,我觉得……她离我越来越远了。”

詹姆看了看自己的两个朋友,彼得揉了揉鼻子,莱姆斯耸了耸肩,他凑近莉莉,这次她没有躲闪:“你如果想说什么,说出来,我听着呢。”

那双绿眼睛回视詹姆,男孩一瞬间觉得难以呼吸,像她那样的女孩本可以成为风骚或没内涵——大部分漂亮女孩难免具备其中一项特征,但她两样都没有。

“你是个纯血,詹姆,而我是个麻瓜出身,有些东西你体会不到。”莉莉说,她的语调很平淡,一瞬间詹姆感到她认为他也是玛丽那种人,但他只是不动声色的听着,“魔法界有个神秘人,因为他,不停有人失踪,他想要魔法界规则重新洗牌。而我马上要毕业了,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么?”她停顿了一下,“外面的世界是一片汪洋大海,而霍格沃茨就是座诺亚方舟,最后的庇护之地……当你踏出方舟——你总会踏出去的,你会遭遇恐怖的事情,你要么妥协,要么淹死在咸涩的海水里。”莉莉的绿眼睛盯着宾斯教授如同珍珠般银色透明的身体,声音细不可闻,“该来的总是会来,毫无意义,无关紧要,而我永不妥协。”

詹姆没有发表意见,他知道有时候人们并不需要你的意见,他们只想被安慰,只想听到一些顺耳的话,于是他开口道:“你现在至少不需要烦心这个。”

“那我该烦心什么?”莉莉皱眉。

詹姆的动作很突然,他凑近莉莉,脸上没有一贯的笑容,他离得很近,莉莉能感受到他身体的热度和身上肌肉的形状,这让她的心在胸膛里翻了个身,然后詹姆吻了她。那是个纯洁的吻,如果羽毛划过嘴唇,点到即止,那吻尝起来像蜜和酒。

“你该烦心的是我。”詹姆的声音很低,就像是从胸腔里发出来的,如同流动的火焰,“因为我会经常偷偷吻你。”

莉莉的绿眼睛里掀起一阵涟漪……

“我的吻呢?詹姆?我呢?”一个贱兮兮的声音大煞风景的响了起来,西里斯·电灯泡·布莱克凭空出现,恬不知耻的指着自己的嘴说道,“你这个没良心、始乱终弃的混球,我的吻呢?”

詹姆对他竖起中指。

“这手势是什么意思?”小矮星彼得说。

西里斯露出了能晃瞎人的灿烂笑容,一开始彼得还以为他不会理会自己的提问,但他还是回答了,只不过眼睛看着詹姆和莉莉:“意思是‘我爱你’。”

詹姆看起来很想拿起桌子上的课本和羽毛笔糊他一脸,他凶狠的对西里斯说道:“我怎么没看见你坐在这儿?”

“你当然没看见。”

好像还嫌这一切不够吵闹,狼人插嘴道:“是啊,自从莉莉和你约会以后,你就冷落他了,大脚板一直用那种被踢过的小狗崽的眼神瞅着你。”

詹姆呻吟:“见鬼了!莱姆斯!”

西里斯做了鬼脸,拿腔拿调地说道:“哦~詹姆·波特~我的王子,亲吻你的香肠嘴。”他还真给了他一个飞吻,并对莉莉挤了挤眼睛。

詹姆言简意赅的回敬道:“贱人。”

“去你妹的。”西里斯假装板起脸捶了他一下,“恶叉白赖的咸湿佬。”

然后他们两个凑在一起,嗷嗷叫着开始出拳,幼稚到坐旁边的人都觉得跟他们两呆一块儿丢人现眼,詹姆的肋骨被碰了两下他就收手了,他们又开始新一轮的互相调侃,莉莉看着他们,只是微笑着,当西里斯和詹姆开起玩笑时,莉莉能做的也只能是礼貌的微笑。

他们闹够了,气喘吁吁,满脸屌样,莱姆斯对莉莉和彼得眨眨眼:“哎呀,哪里的动物园忘锁门了?”

彼得哈哈大笑,这让莱姆斯内心升起些愧疚,想让彼得开心是一件多么容易的事情啊——你只需要对他多些关注。

莉莉并没有笑,她小声嗫喏道:“我也想有那种能互称……”这个词对于思想传统的女孩来说难说出口的,但坏朋友的影响力是毁灭性的,“……互称‘贱人’的朋友。”

他们都肃然起敬地看着她。

詹姆摆出了一副扑克牌脸,嘴角使劲往下撇,慢吞吞地叹息道:“这不是一张贱贱的脸么。”他举起双手攥紧拳头,皮肤包裹下的肌肉显露出来,用那小细胳膊做台上的健美先生状,向左向右扭动着展示造型,“这不是些贱贱的肌肉嚒?”他用指头指向自己,如猫头鹰般瞪眼睛,“我不是你贱贱的男朋友么?”

他成功了,逗得一本正经的她在课堂上旁若无人地大笑,她忘掉了烦恼,她的笑声引来了一堆视线,但她笑的停不下来,浑然不知有个人一直看着她。那个黑发斯莱特林攥紧拳头,内心阴暗危险到让他想怒吼,想用双手锤墙直至双手鲜血淋漓,因为他知道自己做不到,只有詹姆·波特能让她这样大笑。

詹姆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直到女孩回视他,他才开始说话:“你知道吗,莉莉,从我在火车上第一次见到你,你给我的生命带来了些特别的东西,那些东西将永存在我心里。”詹姆温柔地说,“不管我们毕业了会遇到什么,不管未来是什么样……但此时,”他咧嘴一笑,看向他的伙伴们,眼睛晶亮,如同流动琥珀,“莫负好时光。”

莉莉的脸变成了一只触目惊心的龙虾,西里斯开始学猫叫,莱姆斯用手肘开玩笑地戳着詹姆,连彼得都开始起哄,他们都看着詹姆,暂时忘记了所有忧郁,那一时刻,他们精神饱满,坚信一切都不会该变,没有谁能拆散他们的友谊,打破他们的快乐——

上帝赐予其子民最大的仁慈便是让他们无法预测未来——莱姆斯·卢平一事无成;西里斯·布莱克被囚入狱;莉莉和詹姆均遭杀戮;小矮星彼得终将背叛——他甚至不需要那三十个银币①。

西弗勒斯·斯内普行走于黑暗之中。

——没人知道,因此没人注意到通往崩溃的齿轮已经开始疯狂地转动。

***FIN***

①三十个银币:犹大为了三十个银币出卖了耶稣。


*****************************************

猛然间,在一道阳光中 

即使此时有尘灰飞扬 

在绿叶丛中扬起了 

孩子们吃吃的笑声 

迅疾的现在,这里,现在,永远—— 

荒唐可笑的是那虚度的悲苦的时间 

伸展在这之前和之后。

——T.S艾略特 《烧毁的诺顿》

*****************************************

评论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