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ōrevêr

[无授权翻译]亲爱的大脚板,谢谢你,谢谢你

Prongsdoe:

Dear Padfoot, thank you, thank you…
by Procrastinator-startin2moro
https://www.fanfiction.net/s/2987633/16/Cameo-images
与上一篇一样选自cameo images短篇集(a series of fluffy drabbles),来自第十六章。




莉莉把那个陶瓷花瓶摆放在边桌上,立刻就又后悔了她把花瓶放在那儿的决定——放在任何公开的地方的决定都不对。花瓶已经超越丑陋所能形容的了。覆盖在如水泥表面上的印花看上去像来自一块可笑的窗帘。她把花瓶向左挪了一公分。也许从不同的角度看起来不会那么糟糕?
“那花瓶太丑了。”
莉莉因为惊吓跳了起来,抓住了边桌。边桌稍微晃了晃,花瓶看起来似乎就要翻倒了,直到她伸出手去抱住了花瓶底部,稳住了瓷器。花瓶再一次平稳地立着后,她松开了手转头怒视身后。
“抱歉,”她的丈夫道歉道,“我不是有意要吓你。”
“刚刚太险了。”莉莉又把花瓶朝右边挪了一公分。
“那是什么?”詹姆询问道。
“这是我姐姐圣诞节送给我们的花瓶,记得吗?”
他皱了皱眉,想起来为什么觉得眼熟。“我以为你把它塞进阁楼里了。”
“把它放在那儿集灰尘,我觉得有点负罪感。”
詹姆一点都没有负罪感;莉莉确实有时候会对最古怪的事情感到一种责任感。“这东西看上去像夜壶和骨灰坛之间的某种东西。”他厌恶地评论道。
“我没把它放在我们卧室你就应该庆幸啦,”莉莉回应道,詹姆想到这玩意儿陪伴着他睡觉,不禁打了个寒战。“我姐姐确实总有这样的好品味……尤其是在男人方面。”想起弗农·德斯礼,她也打了个颤。她离开花瓶,仔细看着詹姆。
“哈利在哪儿?”她突然问道。
詹姆没有直接回答;他忙着盯着起居室的那一块地板,警觉地发现哈利没有在那儿,五秒钟之前詹姆才把他放在那块地毯上和他们的宠物猫一起玩耍。飞贼——波特家的红色斑点虎斑猫——眼睛睁得圆圆地抬头看詹姆。
“你吃了哈利吗?”他问飞贼,跪下来拍拍她的头。
“如果她吃了哈利,我不觉得你抚摸她的耳朵有什么作用,詹姆。”
突然间,一阵嗖嗖声传来,詹姆和莉莉看向走廊。一个黑发小婴儿骑着玩具扫帚,离地两英尺高,飞速冲了进来。詹姆看着哈利在房间里盘旋哈哈大笑,咧嘴笑了,刚好伸展开来让哈利能从他的腿间像穿过拱门一样嗖嗖飞过。
“我以为你把他的扫帚收起来了,”莉莉责备地看了詹姆一眼。
“我是收起来了!”詹姆鼓起掌来,哈利刚刚在空中意外地表演了个让人印象深刻的树獭抱团滚。“他一定是自己拿出来了。”
莉莉笑着他,“他才一岁呢!”
飞贼嘶吼着,兴奋的哈利直直朝她冲去。猫咪险险避过死亡,跳出哈利面前的路,惊慌失措地躲在沙发后寻求安全庇护。自从哈利从他的教父那里拿到这个礼物以来,飞贼所遭受的心脏病折磨得她九条命只剩下一条。
“他将会成为这个国家最伟大的魁地奇运动员!”詹姆为哈利喝彩。“甚至比他的爸爸——!”
“詹姆!”
莉莉用手惊恐地捂住了脸;哈利距离几英尺就要撞上边桌了。詹姆成功地冲过房间,刚好把他从玩具扫帚上一把抱下来,抱进怀里,使他免于受伤。同时,扫帚猛地撞上边桌,桌子摇摆不定,佩妮送的花瓶掉了下来,撞在地上散成碎片。
莉莉喘了口气,哈利把大拇指伸进嘴里,无辜地盯着他的父母。
“太不幸了,”詹姆撒谎道,有节奏地上下抛起接住哈利,无声地感激地做了个谢谢的口型。
“没事,”莉莉从她最初的惊吓中缓过劲来,终于说道。“我可以修好它——”
“不,你不能。”
她对着詹姆皱起眉头;她不是一个喜欢被告诉自己不能做什么的女人。“你说我不能是什么意思?我只要施一个修复咒——”
“你不能。恢复如新不起作用。没有任何咒语能修好这个花瓶。这是个特别的只要碎了就不能修好的花瓶。我们啥也做不了。多么遗憾啊。太不幸来。太令人哀伤了!你要接着我的话说下去吗?”
“你太讨厌了,”莉莉在大笑间隙里说道。
“我是个天才,”詹姆回她一个狡猾的笑。“和佩妮姨姨的花瓶说拜拜,哈利。”
莉莉愉悦地看着詹姆举起哈利小小的软软的小手挥了挥。詹姆一挥魔杖,哈利惊奇地看着破碎地陶瓷片漂浮在空中径直飞往最近的垃圾桶方向。
地板又干净了之后,詹姆看着哈利蠕动着往扫帚方向爬去。对于詹姆来说,看这两个——男孩和扫帚——分开几乎是一件痛苦的事。
“不行,詹姆,”莉莉在他开口问之前就说道。“晚餐马上就好。他不应该在吃饭之前这么短的时间内飞行。”
“就五分钟,亲爱的?”
詹姆恳求地看着她;哈利脸上也是类似的表情,除了作为一个一岁的孩子,他的表情更加完美,泪水在他眼里积蓄着。
“哦,好吧好吧!”她投降了,詹姆在她脸颊上湿湿地亲了一大口表示感谢。“不过你要牢牢盯着他。”
当詹姆将迷你扫帚握在空中时,扫帚手把震动起来似乎像要活过来,因为将要被骑上飞行而兴奋着。小心翼翼地,詹姆把哈利放在了扫帚上,弹指间他喷着气在房间里飞行。他兴奋的哈哈大笑整个房间都能听得见。
“我有个主意!”詹姆对莉莉宣布,他匆匆离开房间,一会儿后带着个相机回来。
“现在,哈利,”詹姆对着在起居室里嗖嗖飞来飞去的影子叫到,“现在来看着镜头。哈利。哈利。不,看这里——哈利?哈利,看着爸爸。”
这毫无作用,哈利飞得太快了,他到处飞着。詹姆把相机放在地板上,开始追着哈利,哈利咯咯笑得更开心了,似乎从他父亲无法抓住他的痛苦中寻找到了无限乐趣。
莉莉在一张桌子后坐了下来,控制着自己不要笑倒在地上,看着詹姆引人注目地一个俯冲倒在沙发上,以免撞到哈利。因为波特家唯一的儿子又被放出来了而惊恐万分,飞贼爬上莉莉的大腿,把她的脑袋埋进莉莉的肚子里寻求保护。莉莉顽皮地对着虎斑猫笑着,拍着安抚着她直到她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哈利!”詹姆跪倒在地上,将相机举起在面前。“就是这样,哈利!看这边!看这里——哦!”哈利撞进他怀里,他向后翻倒在地上。莉莉正准备冲过去查看他们中是否有人受伤了,但詹姆躺在地上歇斯底里地笑着,而哈利咯咯笑着伸展开四肢躺在他爸爸的肚皮上。
微笑着,莉莉展开一张羊皮纸,摊平在桌上。温暖的手握着羽毛笔,笔尖蘸了蘸黑色的墨水,开始写道。
亲爱的大脚板,
谢谢你,谢谢你……




关于授权:这三篇的作者Procrastinator-startin2moro的jily和marauders文写得真的很不错。可是她已经在主页发了一个声明离开ff了。并且她没有发出有关tumblr之类的社交账号,因此授权是拿不到的了。侵删。

评论

热度(48)

  1. ‘FōrevêrProngsi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