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ōrevêr

【启月】致于你 1

nanayaya:

AU&OOC  高冷法医&欢脱警官(完全颠倒的人设)


【有可能是个坑!!!】


有线索在《今夕是何年》与《犹恐相逢在梦中》




午后的炎热让初来报到的尹寒着实吓了一跳,对于这位今年刚刚25岁的司法检验主管而言,长沙的一切是那么的陌生,自然,如果不是自己的前男友康伯顿工作调动的缘故,她也不会离开生活了多年的北京。


一直以来,她的脑海里总是会隐隐约约地浮现出一场大火,那熊熊的火光,吞噬了记忆深处那个陌生的城市,甚至,她能够感受到火焰的炽热与肌肤的疼痛。每当她想要拼命想起这一切的时候,这般努力,都会是无助的徒劳。两年前,当她在北京的市医院的重症病房醒来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目光无比温柔的康伯顿和满眼蓄满了泪水的父亲,她能够醒来,的确是一个奇迹。


只是,用这个奇迹换来的,是关于那场大火,以及自己回国以后的一年记忆的空白,那是一张纸,没有水墨笔调的渲染,没有暧昧的红与绿,更不用提某个特别的人在自己生命中留下的半点色彩。


半年前,父亲辞世前,没有留下半句让她重拾那份记忆的勇气,“小寒,不要去想了,伯顿是个好男人。”


“不要去想?”难道这片空白的背后,真的有什么隐情?自那以后,尹寒便是每晚与失眠为伴,她又再次爱上了一种叫咖啡的精神药物,对,在她的记忆中,这是毫无疑问的第二次。她喜欢用精巧的勺子,一点一滴地搅拌那棕黑色的粉末,直到它们与热腾腾的水温融为一体。在那片模糊的记忆中,她似乎从熟悉的咖啡味道中得到某种关于神秘的启示:是不是,曾经,有过那么一个人,就因为她喜欢喝咖啡,而亲自品尝了各色咖啡的滋味,从甜到苦,再从苦到甘。很快,她做出了一个决定,滴水不漏地向康伯顿提出了分手的请求,康伯顿也是个爽快的男子,加在无趣的枷锁上的不是爱情,是以爱情的名义慢性绞杀的毒药。


致于你的人生,按下了“开始键”。 


目光从她手中端着的化验单,转移到厚厚的白帆布上,她不禁蹙起了眉头 “这就是局里所判定的自杀案?如果是是跳楼自杀,怎么尸体上连一处软组织挫伤的伤痕都没有?”


站在她旁边的助手,小葵,瞧着她这一系列的动作,原先对她那一丝丝的怀疑也被打消:美国密歇根大学法医学毕业,台湾医科大深造一年,北京的前主管,就连检验尸体,也是别具一套方法。


“也不是什么方法,只是我的直觉告诉我,他不是跳楼自杀的。”


小葵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对了,是谁下定论说这是跳楼自杀的?”她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是police station新来的刑侦队副队长,张启山。”


尹寒心底一沉,“张启山?”


“是啊,启山哥哥在局里可是很受欢迎的。据说啊,他也是个厉害的角色……就是听说在前天啊,他单枪匹马,闯进了暴徒的总部,除了把人质解救出来,还毫发无伤。


“他是在匪徒的水源那里下了什么药?”


“尹寒姐,你是怎么知道的?”


尹寒一手翻开了今天的报纸,无奈地向那一指,“好了,好了,我不在乎他是什么的角色,我只在乎,他是怎么能做出这样不负责任的定论。小葵,我想要和他打个照面。”


“哦,对了,启山哥今天下午要来这里开会,顺便上交今年的案情卷宗。”


尹寒不说话了,目光一直注视着眼前这具冰冷的尸体,心里嘀咕,张启山?




(佛爷终于要出现了,这一世,就换你来追新月吧!)





评论

热度(73)

  1. ‘Fōrevêr星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