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ōrevêr

明月出天山(一)

轻轻向晚:

一时手痒没控制住,也出来发个文,文笔略渣……


话说这尹家大小姐来长沙已半月有余。


这张家大宅已经逛的再没得逛了,就连张大佛爷的密室也逛了好几遍,机关都研究通彻了,甚至还给修改的更加精良了。实在是无聊的紧了,就在某个风和日丽的天气里带着小葵去梨园听红二爷唱戏去了。


这一日红二爷唱的正是最出名的《穆柯寨》,尹家大小姐一手托腮,一手不停的往嘴里塞着长沙的各种小吃,虽说这尹新月是从大不列颠留洋回来的,但她毕竟自小打天子脚下的北平城长大的,这戏园子也是从小逛到大的,二爷一开口就知道这唱腔绝对不俗,怕是许多北平资深的戏曲名家也比不上的。


这看着看着,就浑身不自在起来了,有种被人窥探的压迫感。姿势虽未变,但是眼神开始四处搜寻,不一会停在了二楼一间包厢,她知道有双眼睛一直隔着帘子打量着她,并且尹新月还能确定打量她的人是个女的。


待二爷唱完了曲,新月便跟着二爷一同回红府,路上就开始不动声色的打探。


“二爷,每次你们梨园开场的时候都是这么座无虚席啊?”


“梨园开场有时间限制,而且我因着丫头生病也许久未来梨园,所以今天人多了一些,说起来真不好意思,本来应该给尹小姐订间包厢的,但是包厢一般都是常客固定的座位,怠慢你了。”


尹新月不在意的摆摆手。


“是我自己临时决定要来的,哪有什么好不好意思的,能给我一个坐的地方看这么一出戏已经是极好的,不过二爷你那梨园每个包厢都是固定的客人?”


二月红的心里对这个北平来的小姐印象是非常好的,一来她在北平帮了他们,二来这姑娘的性格本身就好,再加上她让佛爷终年不变的脸上有了人气。


“是,都是常客。”


“那二爷,你那二楼左起第三间包厢的常客是谁啊?”


二月红被问的有些愣怔,搞不清楚这尹小姐的心思,但也如实相告:“二楼左起第三间包厢应该是长沙城西的杨家三小姐。”


这杨家尹新月在来长沙后的几天就听说了,说是这杨家在长沙虽不是九门中人,但是却是九门最得力的帮手,长沙从九门手中出去的冥器有三分之一过的杨家的盘口。


“你们回来了了?长沙这几天天气有些寒,新月你怎么也不穿一点?”正在沉思的尹新月被丫头的声音拉回了神。


“今天出门的时候听说二爷那儿有时间规矩,就没来得及回去换衣服。你这气色真的是好了很多啊,看来这药还真的是有用啊。”


“是啊,丫头的身子也越来越好了,还真得谢谢尹小姐。”二月红说着将自己的披风解下来给丫头披上,眼里都是化不开的浓情。


丫头脸色越来越好,尹新月也是由衷的为她和二爷开心。但是想到张启山那个顽石,她就郁结。天天她还没起床他就走了,她晚上睡着了他才回来,躲她躲的不能更明显,来了半个月住在一个屋檐下,见的面竟然一只手都数的过来,而且每次见面都要提一嘴送她会北平。


坐在丫头卧室的新月转了转眼睛开口问:“丫头,你……知道城西杨家三小姐吗?”


正做女红的丫头闻言抬头:“怎么?你碰见这杨家三小姐了?”


新月也没打算瞒她便如实相告了,“嗯,我没看见她的样子,但是我在梨园的时候感觉到了打量我的目光,后来我问了二爷,他那梨园二楼第三件包厢的常客是城西杨家三小姐。”


丫头放下手中的女红人真的看着新月,她是真心佩服这个女孩子,不远千里追到长沙来……


“这杨家你也应该听说了,在长沙的地界除了九门能横着走的就是杨家了,前些年佛爷刚当上这长沙的布防官的时候,杨家出了不少力,听说一场宴会上这杨家三小姐对佛爷一见倾心,后来杨老爷想着是个好姻缘,就和佛爷提了,但是佛爷婉拒了。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了,杨家家大业大提亲的人不在少数,但是这杨家三小姐这些年都没有婚配,估计是还想着佛爷呢吧。”


听丫头说完,尹新月端起茶杯喝了口茶,发现茶凉了。


“原来各中还有这么些个缘由,估摸着是看见我带了张府的小厮和丫鬟也就联想到了这从北平跟着张启山回长沙的尹大小姐来了。那你说……这杨家三小姐是个什么样的人?”


“这杨老爷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大儿子现在呢接了杨老爷的手,稳固杨家的盘口生意,杨家二少爷听说是参军了,但是具体也不知道是在什么地界参的军,杨三小姐也是从小养在深闺的,我也就前些年见过一次,长的很是秀气。”看着尹新月越皱越深的眉头,丫头笑着又开口:“不过杨三小姐自是不能你比,你是北平新月饭店大小姐,长的在北平也是数一数二的,这杨家是长沙小地界中的小门小户,你还担心啥?”


看着丫头揶揄的表情,尹新月也笑出了声:“得……不打扰你了,我回去了。”说完就风风火火的转身走了。


“哎,新月我让小桃给你拿件风衣,小心染了风寒。”但是许久未有回音,怕是人早就走远了。丫头笑着摇摇头心想 :恐怕要准备新婚贺礼了。



评论

热度(163)

  1. ‘Fōrevêr轻轻向晚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