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ōrevêr

结痂 十八(完)

吃瓜吃瓜路:

尹新月终于找到了张启山。


她的手划破了,脚有点扭伤,衣服估计也很脏。


不过张启山觉得,她这时好看得有些过分。


“你怎么在这里?”


尹新月气得想把他的手扔开。


“张启山,你不气我不开心是不是?”


板着脸是唬不住她的。


“这里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来的,太危险。”


连二月红在内,包括副官,全都还在昏迷当中。他舒了一口气,果然都还好好的。


他看着她,想不明白她是怎么能一路摸到这里的。想着想着,一身的后怕。


“你就气我吧,反正我是随便什么人是吧。”



张启山挑着一边的眉毛笑。


“不,你一点都不随便,你眼光那么高,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让你觉得好看的。”


尹新月气得要打他,又顾忌着怕他哪里有暗伤,只得暗暗在心里给他记上一笔。


“你进来的时候可见着别的什么人了?”


尹新月摇摇头,哪里有什么人,除了蝙蝠老鼠蛾子怪鸟,就是这几个活人了。


张启山皱眉。


他恍恍惚惚记得老人说,要他好好睡一觉。


“你要的东西已经在你身上。张家的东西,只有张家人能拿。”


老人笑着朝他挥了挥手。


“不过,或许,你自己已经不需要了。”


他便真的睡了过去。


想不明白老人的话,张启山便不想了。或许也是个梦呢,真真假假,谁分得清楚。


张启山一回神,瞧着尹新月终于还是掉了泪,便伸手替她擦了擦。


“别哭,哭得丑。”


“你才丑。”她忙抹干眼泪。“我当然不是随便什么人,我可是你夫人,你自己说的。”


张启山笑着看她得意洋洋的样子,像朵桃花开在三月的春风里。


“你别冤枉我,我从来没说过。”


他跟自己说,梦里的不算。


尹新月洋洋得意。


“你那天自己说的,你跟副官讲,带夫人先走,我跟副官都听见了,你赖不掉的。”


张启山张了张嘴,想要矢口否认,可是最终,向来杀伐决断的张大佛爷也只是摸了摸鼻子,装作打量的样子往四下里张望着。




他们在古楼里找到了要找的东西,就在张启山他们昏迷的地方安安稳稳地放着个锦盒,除了药方,盒子里还有一块腰牌,上面只有一个“桐”字。


等回到贝勒府,发现莫小五也来了。


“表姐,他精神病好像好了。”


尹新月实在很想把自家表妹人道毁灭,不过她发现自从跟张启山相识以来,自己的修养一日千里,好得不得了。


“小五儿,那是神经系统受了损伤引起的幻觉,你好歹是德国回来的,麻烦不要像个蒙古大夫一样不专业。”


莫小五撇撇嘴:“我这是为你好,万一复发呢?”


“闭上你的乌鸦嘴。听奴,把她给我叉出去!”


有一天,那是他们回到长沙之后,张启山将尹新月带进密室,给她看了一本笔记。


“我父亲生前留下的,你记不记得那个腰牌?”


“记得,在我身上呢。”她因为觉得那个牌子莫名地可亲,便一直带在身边。


“我祖父,是这一代的张家族长。张家世世代代的族长都叫张起灵,所以我一时没有想起来。”


他翻到一页,指给她看。


父,张瑞桐。


尹新月瞪大了眼睛:“你是说,你碰到的那个人……”


“是我祖父。”


他笑了笑,拍了拍她因为吃惊而扬起的脑袋。


“他说的对,所谓心魔,不过有所渴求。”


他确实已经不再需要别的解药。




张启山脖子上的伤,终于结了痂。


---------------------




番外什么的……回头再说吧!还有一个伏笔想写来着,啊哈哈哈晚上继续看老九门


拒绝一切殴打抗议

评论

热度(195)

  1. ‘Fōrevêr吃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