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ōrevêr

【启月】再无长沙

北城:

四九城小姐眼里的文夕大火。

这几日查阅长沙史,心情沉重。
这一场文夕大火,实是惨绝人寰。
写下这些的时候,我的眼前似乎也是一片火光凄厉。
我的家乡也曾在战争的铁骑下面目全非,近百年过去,此时此刻,才顿觉触目惊心,原来那场战争离我们并不遥远。
已经没脸打启月tag了,看此文建议配合文夕大火史料食用。
以此为老长沙作祭。





1938年11月13日。
是夜。
尹新月被迷迷糊糊地叫醒,身边的床褥早已没了温度。
“当局下令实施焦土政策,长沙火势无法控制,姑爷已经领兵救火,请小姐马上离开。”随她嫁来长沙的听奴利落的为她打点好行装,说到。
“什么?”
尹新月心里漏跳了一拍。
从主卧的窗子里望过去,长沙上空的天已经一片火红,火舌吞吐,照的整个城市恍如白昼。
大火离张公馆还有不少距离,张公馆坐落在市中心,众多达官显贵都在这条街上。
街上一片喧哗,汽车一辆接着一辆驶过,女人们的惊叫声、呼喊声,听的她刺心。
而如今,自己也要成为她们中的一员。
“姑爷严令小姐必须离开长沙城,待大火扑灭,再另择归期。”听奴站在她身后,静静地说到。
“他呢?”尹新月颤声问,眼泪已经不可抑制的流下。
“姑爷是军人,自然有自己该去的地方,小姐,再不走来不及了。”

下楼时,张府如同被洗劫了一般,所有值钱的物件全部被打包收好,足足存了好几箱子,上面已经派了车来接布防官的亲眷。
“那些没用的,全都扔掉。”她过了一眼箱子里的东西,挑了几个大箱子,没有带走。
这时的尹新月才是当家主母。
张家下人不多,挤着坐到了一辆车里,他们已经没有任何心情伤悲,突如其来的战火,令他们毫无防备。

车马上就开走了,尹新月回眸望着威严气派的张公馆湮没在火光中,眼泪大滴大滴的往下掉。
她喜欢长沙城,因为一个人,恋上一座城。
她想起来二月红的梨园,狗五爷的三寸钉,满口喷香的糖油粑粑,西式的中山马路,古香古色的牌坊和小巷,老长沙们的茶馆。
身后的街道上,人们叫喊成一片,推搡,踩踏,昔日美丽风光的长沙城,俨然变成了人间炼狱。
火光将尹新月的脸映红了,活像是鲜红的血。
她看见母亲把孩子放在水缸里,自己被大火吞噬,她也看见男人自己逃难,将女人留在了火里。
女人的喊叫声撕心裂肺。
那些漂亮的学校和银行,也全都被火光点亮了,凄楚而悲凉。
她被送到码头,男人女人们或迫不及待的挤上船,或前伏后继的往刺骨的河水里跳。
拥挤尖叫,众生可怖。
“咱们身边还有多少银子。”她问。
“小姐放心,足够了。”
“全都捐了吧,待这火灭了。”她凉凉的开口,泪润湿面颊。

这把火,足足烧了五天五夜。
整座城,全都付之一炬。
大小姐自然不肯走,城内的施粥场运作起来,银行也开始流通金融。九死一生的长沙城,又开始着手重建。
她也见到了张启山,那大佛爷神情疲惫,抱着她哽咽。
长沙是他的命。
她回抱着他,眼泪默默地打湿了他的军装前襟。
眼前仿佛又是满天的火光,如山堆积的焦尸,令她惊惧,又冷的刺骨。

长沙之后,再无长沙。
当年热闹的人事,已经全都葬在那一场火里了。
只余一座空城。

烈火炎炎,哀我家国。

评论

热度(74)

  1. ‘Fōrevêr北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