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ōrevêr

谁是谁的谁20下【结局】

东都娘每天都很努力:

来世12


  话虽然是这样和新月说了。


  但是丁隐的意识还剩下多少血魔并不知道。


  这才是整件事里最难办的。


  丁隐设了局,并且有把握很多事情可以按这个计划走,然而丁隐的计划最终的目的如果只是保护玉无心,那么再把他和张启山的魂魄交换回来明显就是多余的,所以极有可能丁隐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这么干要如何善后。 


  而且那属于丁隐的善意赤魂石元神虽然认主,但是这毕竟是张启山的身体,他控制赤魂石还要保证不迷失自我,大概只能催动赤魂石3成甚至更少的力量。


  这力量究竟能不能唤醒丁隐的意识都是未知数。


  何况现在他可以勉强让众人安然无恙,但是如果调动赤魂石的力量,他便无法保证能量的外溢会否对众人产生影响,以他们对张启山的关心说服他们先行离开显然也是不可能的。


  “血魔。”血魔正在发愁,这时新月拍了他一下,“如果赤魂石有副作用,为什么你没被影响?”


  没有影响?


  “怎么可能。”血魔指了指自己的脑子。“它忘了玉无心很多次。”


  “……你确定?”新月眨眨眼,显然不怎么信血魔这套说辞。她明明和他一起看的晶石记忆怎么感觉他从来就没忘记过玉无心,总是第一时间无条件信任玉无心说过的一切,放谁身上也不会觉得是真的失忆了吧。“好吧好吧,不过你也说了,这赤魂石会对人的执念产生反应,人临死前的记忆估摸会印象深刻的很吧?你是不是还记得最后弥留之际的事情?”


  最后的记忆么?


  大概就是他掐着玉儿的脖子被青索一剑穿心吧。


  不对。


  脑海中有一个声音反驳着。


  你最后记住的不应该是这件事。


  “丁隐,这是我们之间最后的机会了。”


  这又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我把我的心给你。


  “血魔血魔。”


  新月在血魔眼前挥了挥手,“喂,你又发什么呆呢。问你话呢。”


  “什么?”


  “那如果,你用赤魂石唤醒丁隐,让他将你和启山各自归位,启山的记忆会不会有影响?”


  这才是这小姑奶奶说东说西拐弯抹角了半天真想问的事情吧。


  血魔眯起眼瞥了新月一眼,“谁知道呢,看丁隐的心情。”


  看着新月举起小拳头,又怕得罪了他忍住没伸过来捶打他,而是手松开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去找一旁的齐八说话,血魔不尽心情大好。


  吃了这么久的瘪可算是扳回一城了。


  至于他打算放弃自己的记忆来换张启山的完整这种话还是不说了吧。


  这记忆太过扰人,在没有玉无心的世界里忘了就好。


  “丁隐,我的心是你为我打开的,你说你没有了心,我愿意把我的心给你。”


  真是麻烦啊。


  他本来以为是因为接触了赤魂石被丁隐所影响,万万没想到原来他们两个人的脑子里有同样的记忆。


  玉儿在试图唤醒他。


  这才是他最后的记忆。


  他看到玉儿在哭。


  就和这被封印的丁隐一样,最后的记忆也是玉儿在哭。


  说了再多的保护与相守始终还是辜负了。


  但是记忆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同了呢?


  是他在被玉无心真情告白后终于压制了体内的魔性,却吐血昏迷之后么?


  想不通。


  如果丁隐打算改变这个命运,为什么这座墓还会存在,前世的结局应该早已不一样了吧?


  还有丁隐明明知道张启山只是个普通人,即使换了他的魂魄也是缚手缚脚。


  那么丁隐让他过来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如果不是张启山本身。


  难道是他想找的是尹新月?


 


  “此消彼长,赤魂石的力量从来没有衰退过,这里的最多也只是被炼化去了魔性。蜀山的封印大阵越靠近里面越微弱也能说得过去。”


  血魔将手套丢给副官,“喏,张启山的,估摸宝贝得很。你可别给他搞丢了小兄弟。”


  “你打算怎么做?”


  “老方法吧。”血魔咧嘴一笑,莫名有几分像每次办事都胸有成竹的佛爷,“平复它的办法我不知道,但是怎么激化它我可是个中翘楚了。”


  “血魔。”新月想了半天,叫他不要去涉险不是她的初心,但是毕竟有革命友谊又不想血魔白白送命。“总之你小心点。”


  “放心吧。你们站远点,越远越好。”


 


  血魔和方才一样将双手覆在那陨铜机关上。


  随着赤魂石的红光越来越亮,新月一颗心七上八下的,突然血魔却脸色一变,陨铜中心迸发出了蓝光渐渐地覆盖住了耀眼的红色光芒。


  “怎么回事?”


  “不会是惹怒神灵了吧。”


  “都别闹!但凡谁敢扰乱人心私自逃跑的,一律军法处置!”


  看到人群开始不安的骚动,新月回头怒斥,等再回头时只见血魔早已撤手跑到自己面前。


  “对不起了,我只能最大程度的保护好你了。”


  血魔和她说完,赤魂石的青蓝色光芒大显,新月被亮光晃了眼,只能感觉到血魔似乎抱紧了自己,将她护在自己的臂弯里替她挡去了全部的光亮。


  待她恢复了视力的时候,看到副官八爷等人已经全部昏倒在地了。


  而血魔背对着她站着,正低着头正在检查自己的身体。


  “血魔,刚才到底是怎么了?是陨铜发生异变了么?那你还回得去么?”新月从一旁绕过去,和血魔面对面,“……你,没受伤吧。”


  血魔抬起头,看了新月一眼。


  只因为这一眼,新月往后退了几步,掏出枪指着血魔的头厉声说道。


  “你是谁?”


  那眼神不似血魔的放荡不羁也不似张启山的隐忍锐利。


  说不出的明澈。


  “丁隐。”


  那人看到新月笑了,新月觉得莫名有几分熟悉,但是依然不敢放松警惕,举枪逼问着。


  “你把我夫君怎么样了?血魔人呢?你的计划到底是什么?”


  “血魔已经被我送回去了。”


  丁隐朝新月的方向走了两步。“蜀山的事情已了,他应该能跟玉儿在那边好好生活。我保证。”


  “你再往前走一步,我就开枪了!”


  新月又退了一步,发觉丁隐的目的是把自己逼到陨铜,只好停住脚。


  “枪不是这么拿的。”


  “啊?”


  怎么这么耳熟。


  耳熟到让新月想起那个人在新婚夜深情款款的对自己说这话时的宠溺,不禁楞了一下。


  启山?


  “果然,女人还是太感性了。”丁隐见状欺到新月身前,顺势夺走了她手里的枪丢到了一边,“我努力想了一下,勉强想起张启山说过的话,果然对你还是蛮有用的。”


  换了别的话当然对她触动不大,同样是一个人怎么血魔和丁隐的差距这么大,这个人实在太会攻于心计了。


  新月被他攥着手腕,整个人不安分的扭动着。


  “你你你,你这歹人!赶紧放开我!你是不是想夺取我夫君的灵魂?你放开啊……”


  丁隐看她活蹦乱跳的反抗着,开心的笑了,双手一带将新月抱了个满怀。


  “真好,最后的记忆总算不是你在哭了。”


  “你放开!”


  新月挣脱不开,气得狠狠地在丁隐的腰上掐了一把。


  “啧,还是这么倔。”丁隐疼的小声啧了一下,他抱着新月抬头看着赤魂石的青蓝色光芒渐渐地消退,“其实我应该带着血魔直接消失的。”


  “你好好说话放开我?!”


  “说好的,下辈子还你千倍万倍,现在我把最爱你的人还给你。”


  正在吵闹的新月没听清丁隐说了什么,只感觉眼前一花,突然四周大亮,一行人竟然到了矿坑之外,而矿坑内传来了石块掉落的巨响,没一会儿洞口就彻底坍塌了。


  新月看到在外面放风的棍奴听奴和张家人小心翼翼得围了过来。


  然而丁隐依然保持着环抱的姿势没变,却也没在使劲禁锢她的自由。


  “丁隐?”


  新月小小声的喊了一嗓子,打算把丁隐的手臂掰开。


  这时候那手臂却动了一下,把做小动作的新月吓了一跳。


  “佛爷?夫人?”


  副官他们这时候也恢复了意识,站起来看着站在洞口拥抱着的男女,还有点摸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


  处境尴尬,饶是新月舌尖嘴利也不好解释眼前的情况。


  幸好此时新月感觉手臂松了开来,她刚想退,谁知道那人却又把她往前拉了一步,新月下意识地抬头对上了一双熟悉的眼睛。


  那双眼睛正在上下打量她。


  “新月?”


EnD 


 


抱歉 家里有点事本来应该周一就放的结局拖到现在。


其实这个本来是个短篇的hhh当时想的是一个小故事,类似庄周梦蝶,梦醒了就完了 结果好像越想越多 尤其是看到设定说陨铜分成三块的时候,莫名就联想到赤魂石了。 


结局就是张启山回来了,血魔去了魔性回去了。1.0的丁隐只是想看着2.0的血魔和玉哥有个好结局,这也是我的愿望。


当然不管怎么说有些场景在脑子里却始终写不出来,还是文笔的事情,所以以后我一定要多读书读好书,努力拓展知识面多学点描写。


顺便还要学会写亲亲,远目XD】


所以谢谢读过这篇文喜欢这篇文的所有宝宝们啦。


番外有的。


算是补全吧。


1.0的隐妹和玉哥,2.0的血魔和玉哥,还有佛爷和新月的约定,以及我的私心hhh


那么番外见。

评论

热度(51)

  1. ‘Fōrevêr东都娘每天都很努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