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ōrevêr

明月出天山(番外之秋月扬明辉)

轻轻向晚:

迟来的中秋番外……


 


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


秋风吹不尽,总是玉关情。


何日平胡虏,良人罢远征。


 


张启山捏着手中薄薄的纸,嘴角的笑容彰显着他的好心情。


旁边的副官看得一头雾水,他实在是不能理解这结了婚的男人的心思,以前他不理解二爷,现在他不理解佛爷。


他就不明白了,明明军部离家没多远,夫人派人来传个话就行了,还非得写封信?信上也不写得明白点,还整首诗,不过佛爷好像是懂了,至于他懂不懂不重要。莫不是结了婚的人智力也下降?想到这儿他打了个哆嗦,算了,一会还是去香堂找八爷喝酒吧!


张启山可没工夫注意副官的心思,他的心思早就被写信的人给勾走了,看着信上娟秀的字体,心下的温暖无限的蔓延开来,想他就说想他了,还弄得这么文艺。


最近军部变动较大,上峰又派了特派员来,每天陪着视察以及重新布防,等歇下的时候都已经深夜了,索性就直接住在了军部,忙起来还好,闲下来想她的那心思却是怎么也抑制不住了。


他想了想,抬头对副官说:“备车。”


“佛爷?回家吗?”


张启山点点头。


就在他收拾好,出了军部大楼的时候,迎面碰上了前来前几天南京来的赵特派员。


“启山兄这是?要出去?”


张启山笑着点点头:“这不中秋么,夫人有命不敢不从。”


赵特派员听后一愣,随即笑开来:“这几日一直都是启山兄作陪,都忘记你好几日不曾回家了,夫人怕是惦念的紧了,赶紧走吧,代我向夫人问好。”


“特派员你辛苦,长沙荟萃楼的菜很不错,启山告辞。”说完便上车走了。


赵特派员转身对身后的助理说道:“早些刚到长沙的时候就听闻这长沙布防官张启山对自己夫人疼爱的紧,但是这几日接触之后发现他对待军事布防上甚是严苛,什么都是一板一眼,连着好几天都不回家,原以为生活上也是个刻板的人,只是没想到那传言居然是真的。”


助理一头雾水,他怎么就没看出来有什么不同:“特派员,您是从哪里看出来的?”


赵特派员暗自翻了个白眼:“你没看他刚刚提到自己夫人的时候,那笑容比平时温和多了?”说完便走了,助理表示蒙圈,他怎么没看出来?


张启山到了家门口的时候,想着等下进门的时候小妻子定会扑上来撒撒娇然后好好温存一番,想到这他往院子里走的脚步更轻快了许多。


只是一进门,他的眉头就皱起来了……这和他刚刚所想象的出入有些大吧!!!


就见自家大厅满满的都是人,霍三娘带着小仙姑在角落鼓捣留声机,二月红和解九爷正在下棋,老六在那边默默地擦着自己的刀,半截李正端着茶杯看热闹。


所谓的热闹呢就是……抱着三寸钉的小五和齐铁嘴正吵的不可开交。


“不是我说五爷,你怎么处处和我对着干呢?哟,佛爷回来了?”


众人一听都停下手里的动作看向门口,张启山笑着点点头,将帽子摘下递给身旁的管家。


“大家都在啊?”他不着痕迹的在大厅里找了一圈并没有看到他的小妻子。


“我们早就来了,就等佛爷你回来呢,佛爷要不就说这娶媳妇好呢,知冷暖啊,想我齐铁嘴往年过中秋都是‘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早上嫂子派人和我说过来吃饭的时候,真的是给我感动坏了。”


半截李点点头接着齐铁嘴的话说:“是啊,我家那位回娘家了,家里冷清的很,结果嫂夫人就派人过来了,要不是还不能看到这小五和老八的好戏呢。”


正在下棋的解九爷头也不抬的开口:“要不是嫂子的话,我都不记得今天是中秋节了。”


“自从丫头去了,什么节对我来说都不重要了,还得谢谢大嫂让我再次感受这过节的气氛。”


二月红一说完人们都看向角落擦刀的老六,只见他依旧擦刀头也不抬:“我纯粹是奔着嫂夫人的手艺来的。”


“今年几个姨妈都上山祈福去了,家里就我和小仙姑两个人过节,很是无趣。一听说大嫂请,我马上就带着小仙姑来了。”


“对啊,我特别喜欢婶婶做的饭。”


霍三娘的话音一落就听见吴老狗凉凉的说:“要不是大嫂我也不知道这铁嘴这么能说。”


“嘿,我说老五,休战你懂不懂啊?怎么还带你这样人身攻击的?”


“八爷能说会道,我这可是夸赞,怎么能说是攻击?”


眼看着两个人又吵了起来,张启山转头问管家:“夫人呢?”


“夫人在厨房呢,已经忙了一下午了。”


张启山朝着厨房走去,还没等靠近厨房,就闻见了阵阵香味,自从她来到张府之后,他吃的东西几乎都是出自她的手,从一开始的食不知味,到后来的手艺平平,一直到现在只要是吃过她的饭的人无一不叫好的。


他靠在门框上看着厨房忙忙碌碌的身影,心里无比的安宁,这大抵就是二爷之前和他说的人气吧,自从她来了好像张府一直都是很暖很暖。


她不仅仅顾念他,而且还面面俱到的顾念着他的一帮兄弟,虽说是千金小姐,但是一点的骄躁都没有,这样的她,真的很好。何德何能,娶妻如此。


正忙碌的尹新月忽然腰身一紧,被人抱了个满怀,她挣了一下没挣开,索性就窝在身后人的怀里:“哟,张长官还知道回家啊?我以为你和那赵特派员私奔了呢。”


张启山听着她这胡搅蛮缠的话,笑出了声,连着几天的疲惫瞬间一扫而光:“家有娇妻,为夫可是身在军营心在月啊,再说了这赵特派员可没有夫人你这手艺。”


“你少给我打马虎眼,再忙总能抽空回趟家吧?军部离家也就三十分钟的路程。”


张启山在她的颈间蹭了蹭:“对不起啊,不是不想回来,是不敢回来。”


尹新月一听就炸毛了,刚要开口,就听身后的人又说道:“生怕一见到你,就舍不得走了。”


他说话时呼出的热气撒在她的颈间痒痒的,心也跟着痒痒的,抬手盖上他落在她腰间的手。软糯糯的说:“夫君我想你了。”


这句话简直是要了张启山的命,手上一个用力将她转过来,低头铺天盖地的吻了下来,磕的尹新月的嘴角隐隐有些疼,但也顾不上只是尽可能的仰头承受着他所给予的思念。


张启山吻着吻着便有些不满足于此,唇舌开始游走在她的颈间,手不知何时伸进了她的上衣。


尹新月被他吻的也是意乱情迷,但是脑子始终有一根弦绷着,似乎闻见了什么味道,脑子瞬间恢复清明。


张启山的手正待有下一步动作的时候,手腕便被小姑娘握住了,张启山有些不满的抬头看向她,就听小姑娘气喘吁吁的说:“鳝鱼,我蒸的鳝鱼……”


张启山也反应过来了,使劲的平复了一下自己,然后有些委屈的开口:“好不容易不那么忙,你说说你叫他们来做什么?”


尹新月听着他孩子气的话,笑出了声:“好了,你快去陪他们吧,我还有两道菜就好了。”


张启山无奈,只能低头狠狠的在她唇上亲了一口,然后转身出了厨房。


月上中天的时候,九门众人散去,张启山搂着自家夫人在院子的大佛前赏月。


“夫人,我们就寝吧。”


尹新月如何不知道他打的主意,但是一想到刚刚吃饭的时候……


“嫂子,你脖子上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刚刚做饭不小心磕到哪里了?”


齐铁嘴的话音一落,就见落座的众人均是看向尹新月,尹新月瞬间闹了个大红脸,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将求救的目光转向张启山,而罪魁祸首却一脸的坦然:“不是还有鳝鱼吗?快去端过来吃饭。”


尹新月如获大赦,急忙朝着厨房跑去。


其他人皆是一副明了的样子,唯独齐铁嘴看着自己面前的这道鳝鱼有些懵,难道做了两道鳝鱼?


整个一顿饭,尹新月都是红着脸吃完的。


想到这些,她就不想让他得逞,笑着问道:“一年才一个中秋,看看月亮不好吗?”


“夫人此言差矣,虽然一年一个中秋,但是在为夫看来,满月远没有新月来的好看。”说完将眼前的人横抱起朝着屋里走去。


屋外月光如水,静静的撒满世间,院子里的大佛兀自慈悲……


 

评论

热度(182)

  1. 豆腐老子轻轻向晚 转载了此文字
  2. ‘Fōrevêr轻轻向晚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