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ōrevêr

【诚楼】忽然一夜(短篇完结)

不太92:

明楼经常“醉酒”。


他们一直身处在悬崖之上,每一步都战战兢兢,这样的环境不允许有任何懈怠,在很多不得不出席的酒宴上,明楼总是早早假装醉意,藉此在神智尚且清醒的情况下,以不胜酒力为由离开宴会现场。


可以说,明诚看见过太多次如此“酒醉”的明楼,这让他不知道对方真正喝醉后的模样竟是这样。


 


事实上,这个晚上,明楼摄入的酒精并不比平常多,最初明诚只以为明楼只是借故离开,他跟在自家大哥身后,在走到大楼门口的时候,一如既往把外套递给对方。


结果,明楼定定看着他足有好几秒。之后,明长官叹了一口气。


 


总是沉稳隐忍的明楼在任何压力下都不会有形于颜色的焦躁愁容,这使得他的叹气如同一贯的装腔作势,有一会儿,明诚只以为对方还在扮演着日本人面前的明长官的角色,直到对方开口。


“实在不知道该穿这两件衣服中的哪一件。”明楼说着张开手臂,“阿诚,你帮我穿上吧。”


明诚好一会儿没反应过来这是哪一出,隐约得出的不可思议的结论让他忍不住想问对方是不是喝多了,在这之前,明楼替他抢答——


“你说我是不是喝多了,阿诚?”明长官皱眉严肃思索着这个问题。


神智足够清醒的人更快得出答案,明诚赶紧上前一步替完全没帮上什么忙的明楼把外套套上,“上车吧,先生。”


“……门在哪儿,阿诚?”


 


 


明诚大概在驾驶汽车行驶了好一会儿后才勉强消化眼下的状况。


坐在后排座位上的男人刻意端坐着,只差没眼观鼻、鼻观心,大概是担心自己进一步酒后失态,这时候只端着架子生闷气。


从后视镜望向对方的明诚止不住嘴角的笑意,当然,开口前他还是明智地切换上认真端正的态度,“大哥,一定是因为空腹的关系,所以这点酒才会引起那么大的反应。下回记得喝酒前一定要先进食。”


明长官又重重叹了口气,慢慢一字字念道:“酒入愁肠愁更愁。”说着,他瞥向阿诚,就好像后者有多不长进,“下回记得别让你大哥愁,也许你大哥也没那么容易醉。”


 


明诚微微愣了下。


除了小时候他不敢把明家当自己的家、后来加入抗日组织这两桩之外,可以说,从来明诚都不舍让明楼为他烦恼。


而最近,照理更不该有什么事让已经足够操心的明楼更加烦心?


“大哥,我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吗?”


 


明楼上上下下地打量,看起来无可奈何,“这也不能怪你。谁想到,阿诚啊,忽然你都已经长那么大了。”


明诚忍不住回头望了对方一眼,“大哥不希望我长大?”


很小的时候,明诚一直盼着自己快快长大,能替大哥分忧。他认为,即便能做得不多,至少这么多年,他都是以不再需要接受保护的大人的姿态守护在明楼的身边,他不明白明楼莫名提及这个话题是怎么回事。


明楼看着他的目光依旧带着类似抱怨的烦恼,在长长停顿后,细说从头——


“日前,大姐和我说,阿诚已经老大不小,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她认识一个金小姐,想把金小姐介绍给你。”


 


握着方向盘的手不自觉一下子握紧。


明诚不是没想过这样的情况。事实上,明诚一直都知道,他知道大姐迟早会操心他的终身大事,为此,已经不知道担心了多久。


但他没想到的是,明楼先和他谈起这件事。


 


“……大哥是怎么回答大姐的?”明诚逐字询问。


明楼挑眉,“自然是说有机会会和你提。”


 


“大哥就没有替我拒绝吗?”


明诚不觉脱口。


他知道这不能怪明楼,真的要说有错的话,那也是擅自妄图和对方一辈子不分开的自己的错。


一直以来,明诚都那么小心隐藏自己的心情,这不是因为他害怕明楼知情后疏远他,最让他害怕的是,明楼会因此失去唯一能信任依靠的对象。他不能让明楼在眼下的时局孤身作战,为此,他愿意永远扮演好弟弟的角色。


他以为自己能做到。


——但他依旧无法抗拒这种受伤的感觉。


 


“我替你拒绝成何体统?”后排明楼的话音让明诚重新回过神,驾驶座上的人从后视镜观察后排颐指气使的明长官,听着对方吩咐,“这你得自己回绝大姐去。”


 


良久。


明诚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明长官的态度开始动摇,也许是明诚的沉默,他刻意镇定严肃的脸上透漏出不确定的不安来,“你忘了自己的承诺了?大哥教过你做人要信守承诺……”


 


“你记得当时我说的话?”明诚讶异地转回头。


 


 


那一次,明楼受了很重的伤,可以说,生命垂危。当时,明楼的意识已经混乱了,这是他终于抛开所有的坚强和无畏,用最真实的疲倦以“我太累了”的态度想要放弃自己的原因。什么也做不了的明诚只能用力抱紧对方。他一遍一遍地哀求明楼不要离开,不要离开自己,他说他要守在明楼的身边永远不分开。


后来,明楼终于挣扎着活了下来。他看起来不记得自己临危时的情况。尽管,似有若无的疏远曾让明诚怀疑过,但只要明楼还让自己当他的助理和弟弟,明诚唯有庆幸。


 


……可没想到,原来明楼记得自己说了什么……


 


“这件事是大哥做得不对。”明楼又忽然低沉着语调说。


 


明诚不觉讶异对方的反省态度,才想说他不会怪对方隐瞒知情,就听对方继续说下去,“大哥不该拦着你去见金小姐……大姐说了,金小姐人真的很不错,也许你们能处得很好……”


“别说了!”


明诚想不到自己能那么生明楼的气,要知道,他从来没舍得凶过明楼一次,但这时候提高的音量愣是让明长官都不自觉赶紧收声。


“大哥你还不知道我什么想法吗?你才说你替我拒绝成何体统,那你替我决定去见金小姐就像话了吗?”


 


明楼大概琢磨了好半天,总算琢磨明白自己是被骂了。


面对大姐再怂,依旧盲目觉得自己在弟弟面前仿佛还有尊严的人立即不高兴地反唇,“这是我替你决定的吗?你要真不乐意,怎么就不早点拒绝了大姐?”


“我不是刚知道吗?”


“你是做情报工作的,你还能不一早就知道大姐一直在替你张罗的事?”


 


明诚忍不住瞪向蛮不讲理起来也能有理有据的明楼,“所以我们到底谁不愿意了?你还说那幅画是你家,‘又不是我家’!”


“这能是我说的吗?还不是你自己不把我家当你家!阿香说大姐、明台不会乐意住,你也不说一句你乐意。你都不乐意,我上赶着求你住?”


明诚怔了下,“……所以你是赌气故意那么说的?”


明长官义正词严、语风犀利,“怎么?我没权利生气?之前你是怎么说的?说一辈子陪着我。我想象我们的未来,结果却没你什么事?”


 


“大哥,对不起——”


明诚还是有些生明楼的气。但终于意识到,他更该生气的对象是自己。


 


一直以来,明诚都想要成为可以让明楼依靠着得以稍稍休息的人。这很难做到,因为明楼总是用把自己逼到极致的方式来作出每一个决定。他看起来无所不能,所有的一切不过是他的运筹帷幄之中。于是,明诚仅剩的只有在生活方面尽可能给予照顾。


他从没想过,明楼也会有患得患失的踌躇和软弱,也会有需要明诚主动来替他作出决定的时候。


 


汽车抵达。


 


明诚下车为明楼打开车门,他把后者从车上扶下来。


醉酒之人其实步伐还是有着本能的沉稳,但明诚用十指相扣的方式紧紧握着对方的手。


“大哥,你放心,我永远都不会放手的。”


 


 


**


明楼小心打开房门,宿醉导致的头疼让他忍不住皱眉,但第一时间,还是警惕地用最轻的脚步往楼下走去。


理智上,他知道那么做没用。即便他一个人偷偷提早上班又能怎样?他总不能躲明诚一辈子吧?


但不管怎么说,等他到了办公室,他就叫人来开会,让阿诚找不到和他独处的机会……


 


“大哥——”


明楼的计划就那么被打乱了。


明诚就好像是守在楼梯口般,他才下楼,明诚就忽然现身。


 


他经历过太多比这危急数倍的局面,明楼告诉自己镇定下来,他清了清嗓子。


“阿诚,大哥是昨晚不是喝过了?有失仪态,真是见笑。”


明诚不为所动地盯着他的眼睛看,“你又想装没事,就像当初重伤醒来那样?”


这难道能比日本人怀疑他是延安分子吓人吗?明楼稳住阵脚,“阿诚,今天有很多工作,我先去上班了。你陪大姐用完早餐再过来吧。”说着,他径直往外走去。


 


“明楼,你站住!”


明诚的声音从身后追来。现在不是计较语气的时候,但至少给了明楼虚张声势的机会,“就这么和你大哥说话?像话吗?”他回头斥责。


明诚不为所动地顶回来,“那你这个大哥昨晚那么撩自己弟弟,这又像话吗?”


“我……”明楼语塞。


 


 


明楼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是如此自私之人。


 


他以为自己已经计划好了。当初,明诚在他重伤昏迷时吐露的真情,他不是不懂。


也许,在那之前他的确没想过,但那之后,他想了很多。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明诚对他的感情变了质,就好像他不知道自己对明诚的感觉从什么时候开始不一样,总之,他能感觉到两人之间的牵绊。


也许他们可以走到一起,不止一次,明楼希望自己能乐观得出这样的结论,然而,这样的联想最后总是终结在身份暴露后,他们从此刻身处的悬崖高高跌落,粉身碎骨的画面。


明楼身份重要,没有机会抽身,抗战胜利之前……或者暴露之前,他都离不开上海。但明诚不一样,如果明诚能遇到一个好人家的姑娘,明楼有办法把对方送到后方。


 


明楼为明诚设想了更好的结局,所以,他不能让明诚陪自己走上绝路。


——原本他是那么想的,可结果,他却反悔了。


 


想象中明诚交女友,结婚生子,听起来都那么轻巧,但一旦事到临头,明楼发现自己没有办法放下。


他根本没有办法用祝福的态度来促成这件事。


 


……也许,昨天他是故意装醉发挥。


他就是想要破坏明诚和金小姐的机会……


 


 


“大哥,这次就让我替你决定一回吧。”


明诚握住了他的手。


“我们一起努力,一直到终于拥有和平的时候,我们就搬到画里的家去。”


 


说到这个明楼就来气,那时候明诚也不吭一声,“你不是嫌弃那地方冷清?”


明诚一本正经点头,“我是嫌弃那房子偏远冷清。不过,就算是这个世上最热闹最繁华的地方,只要没有大哥,对我来说也没有任何意义。”


 


明楼忍不住想告诉大姐,大姐绝对是看走了眼,居然会觉得阿诚太老实,担心他交不到女朋友!


“大哥,你脸红了。”


“怎么说话的?”连你大哥也敢调戏……


明楼板起脸,“赶紧,阿诚,我们要去上班了。”


说着转身,假装没看到对方脸上的笑容,率先往外走去。


 


其实,他一直都很安心,知道不管自己往哪里走,阿诚总是会跟在他的身后。


不过……


 


明楼放缓脚步。


他知道,自己更喜欢明诚微笑着,走在他的身边。


Fin.


 

评论

热度(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