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ōrevêr

【楼诚/伪装者/北平无战事】娱乐是个圈 2

芦萧可与歌:

听说我是刀具厂厂长?

笑话!我明明是个段子手好伐?

——————

1.

这年头娱乐圈怎么样红的最快?

麦麸。

深谙炒作之道的营销号们当然不会放过这个绝佳的机会。

《上海很安静》的双男主设定,兄弟情走向,以及两位主演之前就闹出的粉丝风波仿佛就是为炒作而生的呀。剧还没播完,楼韦cp已经在网上大热,每晚黄金档准时占据热搜榜第一名,看的两边纯粉直抽冷气。

明诚捧着罐旺仔牛奶在电脑前坐了很久,终于敲下了他闭关六个月来的第一篇影评——《暗流涌动——微表情分析明楼神演技1》。

2.

湖大更博了!

明楼的粉丝群炸了一会儿之后就立马又安静了下来。

“你们忘了这家伙都爬墙对家啦?不许叫什么狗屁湖大!他哪大啊!”新任万粉大大扑克脸义正言辞的训斥小粉丝们。

“以后这家伙的微博,谁都不许转评赞!”扑克脸在群里立规矩。

但是好文章总归是有人转的。比如代表戏剧届的最高学府中国戏剧学校就转了。校长还专门用私号又转了一遍,写道——于无声处听惊雷,明楼的表演即是如此。

明楼见状,赶忙转发校长的微博——恩师谬赞,学生惶恐,继续努力!

这下算是明楼也转了湖大的微博。

粉群一下子安静了。扑克脸也不说话。

明诚一边嘎吱吱的咬着个苹果,一边看着明楼戴着眼镜对着小小的手机屏一行行的认真读自己写的东西。

“怎么样?”他顺手把刚做好的方孟韦单人cut发出去,转身问明楼。

“还别说,写的真不错,真会夸我。”明楼摘下眼镜,癞皮狗一样蹭到阿诚身边,“以后在床上也多夸夸我呗?”

“滚蛋!”

3.

《上海很安静》收视爆红对方孟韦来说是锦上添花。他看着自己的粉丝呈几何态势的爆炸增长十分惶恐。这惶恐不仅来源于马总说他涨一万粉要请他吃一顿饭——如果真落实的话马总可以一日三餐都在他家吃了——还来源于他即将赶超明楼的态势。

这实在太让人惊吓了。

他还记得上次两家粉闹的断交的事件。还没合作就撕破脸了,现在合作了天天飘cp话题,他恨不得掐死旧浪这个破公司。

他带点犹豫的点开浮云散的微博。他知道这是明楼的弟弟了。弟弟应该很讨厌看见自己哥哥和别人捆绑炒cp吧?不会脱粉吧?脱粉就算了,万一回踩怎么办?他记得自己和浮云散还私信过。

还好,最近的微博全是《上海很安静》方孟韦单人cut。

浮云散的微博更得很频繁。他的每一个活动,商演,站台,路透,全有高清大图,还都是精修版。他没公开活动的日子里浮云散就做表情包,做视频,还专门标注什么舔屏向。

可浮云散是他妈明楼的弟弟呀!弟弟!

他脑补了一张年轻的明楼的脸在花痴自己的样子,简直不寒而栗。

4.

韦家纯粉安心舔屏,每天剧一结束就跑到浮云散微博低下求更新cut和舔屏向,要么就是求电脑桌面和手机壁纸的。

明诚开心的花痴着他的男神,每天两台电脑同时开着,一台PS,一台PR。明楼见了直摇头。

“你就不能修点我的图?”明楼挫败的看着自家弟弟,“难道我不帅吗?不值得你舔屏吗?”

明诚一抬眼看见恶意卖萌的明楼,一缕头发都垂到了额前,看起来还真有点楚楚可怜的劲头。

“不修。你褶子太多,修起来累。”

“明诚!你有了新欢忘旧爱是吧?”明楼打翻醋坛,上来就把明诚往床上扑。

明诚被他压在身下咯咯的笑:“我直接舔你就好了呀,干嘛舔屏?”

5.

粉圈要是太安静怎么能叫粉圈呢?

你说什么?没妖?没事啊,大家可以一起来作妖啊!

于是,破土而出了一位cp粉大大,粉红泡泡不加糖。

楼韦cp粉喜迎春天,敲锣打鼓欢迎糖太太。

说是太太还真是,能写能画能剪视频,文手画手剪刀手一肩挑,不受追捧才鬼。

这位糖太太火起来也是很有趣。开始的时候只是在网上发布楼韦cut,后来就开始画经典场景,做饭art,再后来画条漫,各种粉红脑洞画楼韦,最后终于把手伸向了同人世界的深处——ABO。

6.

方孟韦看见这个ID其实是很糟心的。

但这怨不得他,要怪就怪表妹谢木兰。

木兰这个资深腐女看了表哥的剧后不可救药的爱上了明楼,然后逐渐把视线挪向了楼韦cp。于是顺理成章的在搜索楼韦tag时找到了推荐用户糖太太。

“粉了糖太以后,天天都有粮吃。”木兰一脸幸福的把手机给表哥看。

但是她没有把握好尺度。糖太更新的最新一篇文是PWP,还是ABO设定。方孟韦看的脑仁疼。

方孟韦看到“阿韦的呻吟猛然拔高了一个调子,他感到自己内腔被完全撑开了”之后就再也看不下去了。

这他妈都什么跟什么?!

“你就这么想看你哥被压?”方孟韦铁青着一张脸把手机还给木兰。

“那可是被明楼压啊!”木兰眼巴巴的看着他,眼睛里全是粉红泡泡。

7.

但是一旦接受了新设定,新世界的大门就轰然打开了。

方孟韦在东北拍戏的日子里经常失眠,因为他一鼓作气把糖太的文章全看了。有清水,有肉渣,还有大肉纯肉。

他觉得他现在能理解木兰的心情了。

上次木兰向他抱怨哨向看不懂的时候,他是花了很大力气才忍住没有给木兰科普的。

然后木兰说,还是BDSM带感。

于是他又见识了在腐女眼中自己是怎样被明楼用皮鞭,项圈,手铐,蜡烛,x塞,x球,x环都玩了个遍。

他现在很想死。

因为他发现自己心中看见明楼这两个字都能想起同人文的描写。

卧了大槽,怎么办,明天有庆功宴来着。

8.

明楼在读完明诚的最后一篇影评后长叹一口气。

“你真应该上国戏教书去。”他摘下眼镜揉揉发酸的太阳穴。

“我哪会教书啊,我只是会夸你罢了。”明诚走过来帮他按摩,“你要是能让国戏开门花式夸明楼的课程,我就去教。”

明楼听了心里美的不行。

“好啊,那你开个群,专门研究怎么夸我好了。要有水平的,像你这样的,不要天天惦记睡我那种!”

“谁惦记睡你了?人家粉丝都惦记着睡韦韦呢!你个老帮菜有什么好睡的?”

“哎?嫌我老?”明楼回身就要抓明诚,“你看这个粉丝就不嫌我老嘛!”

明诚隔着椅子一探头,看见置顶微博上赫然写着:

人生三大愿望——被楼总睡,睡了韦韦,看楼总睡了韦韦。

再一抬头,大写加粗的ID显示为——粉红泡泡不加糖。

9.

庆功宴上的气氛很和谐。方孟韦觉得自己是多虑了。

明楼表现的很亲切,只字不提被炒cp的事情。虽然这两个月他们一接访谈就是cp来cp去。

马总在庆功宴上宣布下一部戏还要他俩演,犯罪题材,《谁偷了我的眼睛》。

两个人都很高兴。于是喝的有点多。

那个戴着口罩帽子的青年照例进来给他们拍照片,勾肩搭背的那种。孟韦喝高了就上蹿下跳,抱着明楼的大脑袋玩。明楼心想,这人怎么和明诚一个德行,粉随蒸煮,诚不我欺。

口罩青年笑的眼睛都没了,于是咔嚓咔嚓又是好几张照片。

10.

马总在个人微博上放了庆功宴的视频。

视频内容却把cp粉们全炸上了天。喝高了的韦韦满场跑,喝的脸通红的楼总抱着胳膊瞧,视线分都分不开。最后一个镜头是韦韦朝楼总的方向跑过去,楼总笑的一脸宠溺。然后,戛然而止。

“马总真大手!”

“这算是官方盖章了吗?”

“你看我炸成了一朵烟fa~~”

随后糖太也放出了几张照片,其中一张,是孟韦抱着明楼的大脑袋,明楼按着他的手,笑的直不起腰来。

“嗷嗷嗷嗷嗷!好甜!”

“糖太圈内人?这明显是庆功视频后续啊!”

“求糖太写文啊!或者把之前《标记》那篇的视频剪出来也行。”

11.

于是糖太一鼓作气,把ABO向的MV也剪出来了。

弹幕网站一天点击破万,弹幕糊屏。

营销号们趁机盗取,二传上了微博。还带了楼韦tag。

cp党们点开一看,纷纷表示,够污,我喜欢。

两家纯粉点开之后全炸了!

“做黄片的,麻烦你死妈好吗?!”

“这种片子怎么还没被举报啊槽!”

“营销号要不要脸,还敢圈蒸煮?!”

“这种rps的都是邪教!赶紧狗带!”

两家大粉纷纷下场掐架,互相指责对方low,捆绑倒贴麦麸。楼家骂韦家十八线,韦家反过来骂楼家胡萝卜了。两边粉丝还都卖力的做了长微博,互甩两位蒸煮的时尚资源,商业代言,影视剧资源,乃至于专业奖项。

明诚在屏幕前看的啧啧称奇,小心的把做的跟调色盘似的比对表保存下来。

12.

明楼的休假马上就要结束了。

他恋恋不舍的从床上爬起来,身边的位置已经空了。早上把明诚折腾了个够呛,现在浴室里哗哗的水声就是证明。

他百无聊赖的拿起明诚的手机玩,锁屏滑开之后直接就是微博界面。

明楼发誓他不是有意偷看的。

他下意识的抬头看ID,想看看此刻刚和他纠缠的这个人到底是湖大还是浮云散,结果却看见了一个陌生的ID。

说陌生,其实也不太陌生,毕竟那个置顶很熟悉。

“人生三大愿望——被楼总睡,睡了韦韦,看楼总睡了韦韦。”

明楼看着最新微博,“【楼韦ABO】标记,终于剪完了,小伙伴们圈地自萌哟”。

一口老血。

他看过这个号称很黄暴的MV,万万没想到源头居然在这里。

他又迅速翻到长微博界面,看着题目里一水的污,肉,nc17,r18,ABO,BDSM,他就是不明白也知道了个大概。

不过,等等,这文的内容怎么有些熟悉?

13.

明诚擦着头发刚走出浴室门就被明楼从后面扑倒在床上。

“你干嘛?不是才来了吗?怎么又来?”明诚用力挣扎。

“没什么,就是想着再给你提供点写文的素材啊!”明楼一口咬在明诚的后颈上,边舔边问:“腺体是在这里吗?”

明诚放弃了挣扎,像做坏事被抓到的小孩,只死死的把头埋进被子里。

“还玩三重身份?你当你是伪装者啊?”

明楼撕下了他的伪装。



评论

热度(1314)

  1. 杂食屯粮怪芦萧可与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