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ōrevêr

【锤基】GET HELP

松风+:.゜(*゚∀゚*)゜.:。+:

清水温馨短。雷神3之后的衍生。


GET HELP


八岁的孩子在游戏中尚有些不知轻重。索尔感到肋骨下方一阵尖锐的刺痛。小刀还在洛基手里,他的弟弟几秒钟前刚从一条蛇变回原形,此刻正得意地观察着他的反应。
“吓了一跳吧,哥哥。”
索尔捂住伤口,膝盖撑地。他心里十分恼火。洛基经常对他搞恶作剧,然后等着欣赏他回过味来那一瞬间的狼狈,品尝阴谋得逞的快乐。大多数情况下,那是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索尔会大叫一声“洛基!”然后跳起来扑过去试图报复,而洛基会敏捷地咯咯笑着逃跑,由着他来追赶。最终,索尔往往会把洛基捉在臂弯里,将他那被母亲梳理得漂漂亮亮的黑发使劲蹂躏一番,或者毫不留情地摁住洛基,猛挠他的胳肢窝,直到弟弟大笑着喘出眼泪,一个劲求饶。这似乎已经成了两兄弟玩闹的常见方式。
作为长子,索尔本身被教育成为一个心胸宽阔的哥哥,不过他偶尔也会被弟弟的一些戏法弄得出丑,以至于真正愤怒起来,想要狠狠教训一下这个小骗子。然而每当发现他是真的生气了,洛基就会立刻乖觉地收敛,在他刚要提起拳头的时候知趣服软,可怜巴巴地请求他的原谅。察言观色是洛基的强项,他非常善于分辨哥哥情绪的各种状态,而且他知道自己总是会得到原谅的。
不过,这一次好像有点过火了。
洛基暂时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索尔跪在地面上,这种疼痛对他不致命,但洛基竟然刺伤了他,这还是头一次。也许是自己的一再宽容让弟弟变得愈发顽劣而有恃无恐。此时索尔的第一念头仍然是逮住洛基,实打实地揍他几拳来出气,好让他长长记性。但索尔忽然又觉得那样是不够的。奥丁之子只有八岁,他的小脑瓜里还没有太多复杂的思考,他只是觉得有些委屈——为什么总是洛基在捉弄自己,自己干嘛不能捉弄回去?
索尔不是个小心眼的孩子,可他觉得应当让洛基也尝尝这种受骗的滋味。
于是他呻吟着,捂着伤口,慢慢向地面躺倒。洛基一开始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等等,你被吓得腿软了吗?”黑发的小王子稍微靠近一点,嘲笑着他那上当的哥哥,同时保持安全距离提防着索尔突然跳起来。但惯常的情节没有出现。他的兄弟侧蜷着身体倒在那里,双眼紧闭。洛基开始不安了。
“你没事吧,哥哥?”
索尔不回答。当然,这是故意的。他让自己姿势僵硬地躺着,闭上眼睛喘粗气。其实伤势并没有这么严重。眼前的光线被挡住了,他感到洛基在他一旁俯下身来。
“索尔……”洛基呼唤着他,“你怎么了?”
索尔的手仍然挡住伤口,嘴唇紧闭,浑身微抖,就是不理洛基。
这可始料未及。洛基毕竟年幼,迄今为止的骗术原本也都很稚嫩,只不过他的对手同样稚嫩罢了。何况哥哥还从来没有骗过他呢。洛基自以为捅的那一下很浅,看到索尔半天不动弹,他有点慌神了。
“不……别吓我了哥哥,快起来……”
小小的诡计之神伸手去推索尔,想让他有所反应,但索尔还是一副痛苦到无法动弹的样子。伤处还在渗血,这就更有说服力了。“对、对不起……”他听见弟弟的声音开始带上了一丝哭腔,“拜托了,索尔,快起来……”
那无助的声音让索尔有点心软,不过随即他又叫停了自己的慈悲。就是这样,他心想。谁让你那样骗我的!尽管为我担心吧,你这小坏蛋!


**
洛基觉得自己闯祸了。
索尔倒在他面前,腹部的袍子被血洇湿了一小片,看上去很不好。洛基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严重,难道他不小心刺得太深了吗?在他印象里索尔是个结实过头的家伙,以前他哥哥也有过流血受伤的时候,可都跟没事人一样,还会笑着向他炫耀。自己这次也只不过是小小的恶作剧罢了……
不过,母亲的确提醒过他,兄弟之间不可以真的互相伤害。是自己做的过分了吗?
“索尔……”
洛基摸了摸索尔额头的汗水(当然那并非因为疼痛,只是索尔在为自己的演技紧张),认为哥哥的伤势不容乐观,他满脑子突然充满恐惧:该怎么办?
八岁的洛基,断定自己犯下了一个前所未有的严重错误。
眼前浮现出母后失望的脸庞和父王发怒的表情。他一定会被狠狠惩罚的。而且也没有人会替他求情了。以往都是索尔在帮他,或者至少在被训斥之后跑来安慰他。
洛基的目光又落在索尔身上。
“求你了哥哥,快好起来……”他觉得自己快要哭了。万一索尔真的有三长两短,他该怎么办呢?洛基喜欢捉弄哥哥,却从没想真的让哥哥出事。他哆嗦着伸出手指,放在索尔的伤口上方,拼命回忆母亲教过他的那些疗伤魔法。
索尔听见洛基一边抽噎一边念着什么咒语。伤处微微有些发热,他猜是洛基正在试图治好他。但疗伤魔法是很高级的魔法,母亲根本就没教过自己,索尔惊讶于弟弟竟然已经会运用这样的魔法,看来母亲传授技艺是有所侧重的。索尔并不嫉妒,他对魔法毫无兴趣。让他感兴趣的是洛基的举动。毫无疑问,他的假装起到了效果,洛基一定是吓坏了,想要弥补自己的过失。这还没完呢,他倒要看看他的兄弟接下来还会怎么做。
不过,倘若自己真的伤重,或者死掉了,洛基会怎么样呢?
奥丁之子第一次思考这样的问题。他能感觉到弟弟幼小的手掌在紧张地颤抖,魔法咒语因为抽着鼻子而断断续续。伤处在短暂的发热之后又失去了知觉,似乎洛基的疗伤魔法并不成功。
“哥哥……”小王子又一次绝望地摇晃着他人事不省的长兄,索尔心里因报复而产生的快意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微微的罪恶感。他犹豫着要不要睁开眼睛,像洛基经常对他那样露出一个坏笑,然后大叫“Surprise!”但他又觉得如果看到一个眼泪汪汪的洛基,反而自己好像在欺负人了。踌躇之间,索尔失去了结束这场闹剧的最佳时机。
洛基似乎决定了什么,他站起来,拽住索尔的胳膊,开始拖动索尔。难道洛基终于放弃了,打算把他拖到什么地方埋掉?
他们身处的地方距离宫殿隔着一大片森林,侍卫们不在附近,这儿是兄弟俩经常玩耍的秘密庭院。索尔被洛基笨拙地拖着,但相比于索尔能够轻易地把洛基抱起来,对于洛基来说搬动他的哥哥可并不容易。吃力地前进了一会,洛基就不得不又一次停下来。索尔感到自己的后脑勺再次着地,但这次洛基没有太多停留,站在原地喘息了片刻,转身跑开了。


**
他的脚步声在草丛中远去,索尔悄悄睁开眼,判断着自己的方位。这里并没有偏离他们回宫的路线,看来洛基一开始是想把他带回去的,发现力气不够之后又改变了主意。索尔好奇他的弟弟去了哪里,而且他的伤口已经不怎么疼了,于是他追踪洛基离开的方向,赶了上去。
很快他看到了洛基。
黑发男孩已经走到森林边缘,他的脸色显得很苍白,眼睛里仍然带着惶恐。但洛基的步伐没有迟疑。索尔随即发现在对面的几个人影,洛基正是奔着他们去的。
沃斯塔格、范达尔、霍根和希芙正在那里练习射箭。“嗨,”洛基主动打了招呼。几个伙伴也看到了他,范达尔朝他点点头,霍根和希芙也转过身来,沃斯塔格则没有停下搭弓的动作。平时他们看见索尔的时候可比这要热情多了。
“我需要你们的帮助。”洛基直截了当地说,“索尔受伤了!”
这句话比之前的招呼有效果,几个人似乎都很惊讶。“他怎么了?”霍根问。
“他倒下了,腹部受伤。”洛基在自己肋下比划了一下,希芙追问道:“他怎么会受伤呢?”
“是啊。”沃斯塔格说,“今天不是你叫他出去玩的吗?为此他还拒绝了和我们一起练武。”
洛基沉默了一会。索尔躲在大树后面,看见他弟弟的双手攥紧了。
“是……我不小心失手弄伤他的。”洛基低声说。
你明明是故意的!索尔翻了个白眼。他的伙伴们似乎也并不相信。他看见希芙抱起双臂,锐利地挑起了眉梢。“你?我觉得索尔可不至于被你伤到。”她不客气地说。
洛基抿了抿嘴唇。这无疑是在嘲讽,但洛基似乎已经习惯了如此对待,只是稍稍阴郁了一些。“是真的,他的样子看上去确实不太好。”他急促地辩解着。“我一个人搬不动他。”
“好吧,索尔在哪?”
“就在森林那头。”洛基扭头向林子的方向一指。回过脸来,却在索尔的朋友们脸上看到一种熟悉的表情。
“你们觉得呢?”希芙转向男孩子们,沃斯塔格没好气地说:“他准是又搞了什么鬼,想引我们去跳进陷阱!”
“相信我!”洛基大叫,“再浪费时间索尔会死的!!”
他恳求的样子看起来很真诚,但他们平日里对这位小皇子的恶作剧也多有领教,仍然将信将疑。范达尔摊开手:“我看要不我们还是跟他去一趟吧,洛基没有拿这种事开过玩笑。”
“但如果这又是恶作剧,那么这个谎话可相当恶劣。”希芙严肃地盯着洛基。沃斯塔格则挥挥手中的弓。
“你要是骗了我们,说不定我会朝你射一箭哦。”
洛基也没多说,转身在前面引路,几个伙伴则跟在他后面,飞跑着向林子那边去了。索尔此刻才回过神来。
等等,事情是不是变得有点糟糕了??


**
洛基先跑到了他放下索尔的地方。
但是,很显然——索尔已经不在那了。
他停下来,喘着气,这时其他几人也来到了旁边。“你哥哥在哪?”沃斯塔格问。
洛基觉得喉咙发干。“……刚刚我就是把他留在这的!”
“是吗?”希芙和其他人对视了一下,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
“洛基殿下,要知道这真的一点也不好玩。”范达尔垂下肩膀。
“我没有骗你们!”洛基烦躁地蹲下身,检查草丛里的蛛丝马迹。索尔不在这了,是否意味着他哥哥已经恢复意识,自己离开了?还是被别的什么人带走了?被野兽袭击了?但这一带没有什么猛兽呀……洛基心里一团乱,并没注意到四人组不高兴的模样。直到一个阴影落在他身上。
“你还不肯承认吗?”沃斯塔格炯炯地瞪着他,“洛基,你就只会玩这些无聊的鬼把戏!”
“那祝你多长些肌肉吧,它们会在面对鬼把戏时替你可怜的脑子发挥作用。”洛基反讽道,其实他完全没必要这样做,但他满心只焦虑着索尔,刻薄话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大块头沃斯塔格显然有些恼怒了,洛基跳起来,向后退了一步,眼睛四下逡巡,准备应对袭击。气氛变得紧张了。
看到这种局面,索尔下定决心。“够了!”他从树后闪出来。
“索尔!”
他的朋友们不约而同地围上来。洛基也惊讶地望着他,脸上的神情一时间千变万化,释然、疑惑、胆怯,但最终洛基只是缄默着站在原地,以一种忧郁的目光盯着他。
“洛基又在骗人了,他告诉我们你受伤倒下……等等,你真的受伤了?”希芙注意到索尔衣服上的血迹和划痕。但索尔只是摆摆手。
“他没撒谎。呃,是我俩闹着玩来着……刚才我只是晕厥了一下,现在已经没事了。”
“真的吗?”朋友们拍着索尔的肩膀,看到他一向毫无阴霾的笑容,就也都放下心不再追究,仿佛忘了洛基的存在。索尔又跟他们扯了几句,将四人组支走,然后走向了他的弟弟。看到索尔靠近,洛基似乎瑟缩了一下,怕索尔找他算账。不过他的兄弟只是搂住了他的肩膀。
“抱歉,洛基。”
“所以刚刚的昏倒都是假装的?”
洛基显得有些不甘,忘了自己才是应该先道歉的那个。索尔咧嘴笑了。“是你先骗我的。”
“好吧……”洛基仍然怏怏不乐,“那我们扯平了。”他低头瞅着索尔的小腹。“你的伤口还好吗?”
“已经不怎么疼了。”
“让我再试一次疗伤魔法吧,”洛基扯扯他的袖子,小声道,“我能治好它的……只是……不要把今天的事告诉母亲,好吗?”
“可以啊。”
他的哥哥浑不在意,似乎已经彻底忘记了之前因为弟弟过分恶作剧而生气的事。此刻索尔只感到安心,他知道洛基还是很在意他的,而且洛基显然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过错。没有谁比洛基更擅长惹恼他,但也没有谁比洛基更擅长令他开心。于是兄弟俩重新在草丛里坐下来。
“其实,这一招还挺管用不是吗?”索尔仰面躺倒,撩起肚皮上的衣服,让洛基给他治疗,“以后我们可以用它来迷惑敌人。就叫get help吧。下次你来假装受伤。”
“我才不要。”洛基鼓腮,“太丢人了!”
“你装得比我更像。”索尔不容反驳地说,“就这么定了。”
他静静地望着天空,柔和的清风中,阿斯加德特有的飞鸟三三两两翱翔着。
“洛基,”金发的男孩问,“要是我真的伤得很重,或者要死掉了,你会怎么办呢?”


**
他睁开眼睛。
熟悉而久违的魔法笼罩着他。属于洛基的,泛着绿色光芒的治疗魔法镇静着他浑身的疼痛,索尔试着动弹一下,但眼下对他来说还有些艰难。而这惊动了他的弟弟。
“不要干扰我。”洛基皱了皱眉。
他望着洛基脸上细小的伤痕。洛基跪坐在他一旁,四周满目狼藉,硝烟还未散尽。对了,他们已经一千岁了……死去了多少人?又有谁活下来了?
刚过去的恶战渐渐回到了索尔的记忆中,取代了梦里童年的静谧。但他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梦到往事了。
洛基有许多种方式可以选择,唯独没有选择把索尔丢下自生自灭。正如当年,哪怕为此会忍受其他人的怀疑和奚落,小不点洛基也还是会去为他的兄长get help。
后来他们还是没有瞒过父王和母后,因为弗丽嘉每天都会查看兄弟俩的衣装,她注意到了那刀口划破的痕迹,于是他们只好从实招来。而奥丁的警告如今看来则意味深长。在奥丁眼中,洛基向他的长子举刀相向并不仅仅是小孩子顽皮那么简单,他认为需要对这种倾向性怀有警惕。
但包括索尔在内,没有人在当时意识到洛基恶作剧的初衷。他只不过是想向哥哥夸耀他新掌握的变形术而已,即使以九界的范围来衡量,能在那种年纪就掌握变形魔法也是很了不起的。
“有机会的话,再变条蛇给我看看吧,弟弟。”索尔说,感到洛基操纵着魔力的指尖微微抖动了一下。
“幼稚。”洛基撇了撇嘴角,但神色还算柔和。“为什么突然说这个?”
“因为你是阿斯加德最好的魔法师,”索尔微笑,“因为我喜欢蛇,也喜欢你。”
洛基的睫毛闪动了一下,决定假装忽略最后一句。
“真让我吃惊,哥哥。他们打坏了你的脑子吗?我竟然听见你在夸我。”
夸一个反复无常的背叛者,一个在决战到来之前见风使舵投靠了灭霸的家伙,一个永远喊着“狼来了”的坏孩子。
“赞美的话永远不嫌迟。”法术的光晕消失了,索尔抬起一只手,捏住了洛基疲惫的掌手腕。他看到他劫后余生的弟弟像从前那样瑟缩了一下,却只是用另一只手覆上眼睛,装作因为哈欠而眼角湿润。


“最重要的是,因为你还在这,我也在。”



fin


大概设定就是复联3决战完了,两兄弟都活下来了,基妹给哥哥疗伤,索尔回忆小时候的事。
只是想扩写一下雷3里说的八岁基变蛇捅肾事件。(大概经过那次胡闹基妹就明白哥哥的肾可以放心捅了(误))
很赞同微博一篇分析说的,雷3补全了之前缺少的对神兄弟过去共同成长中日常细节。看基妹的笑就知道那永远是他们彼此心里柔软的一块啊(ಥ_ಥ)
希望锤基经过妇联34还能在一起!

评论

热度(185)